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明朝好丈夫_ 第一百三十九章:母仪天下-

时间:2020-12-16 12:3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上山打老虎额小说明朝好丈夫 第一百三十九章:母仪天下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正文 第一百三十九章:母仪天下

    坤宁宫。

    宫里香炉袅袅,远处传来琴声,似远又近,飘渺无常。

    只是这琴……隐隐之间似有杀机,弄琴之人似乎心境起伏不小。

    那时而流水淙淙,时而惊涛骇浪的琴音飘入殿中,朱佑樘对着张皇后,不禁lù出了苦笑。

    张皇后已是幽幽醒转,恢复了几分颜sè,不过太医嘱咐要多歇息,朱佑樘不让她趿鞋下地。

    张皇后幽幽道:“朵朵的琴技是好了,可是这琴音为何这般明快?”

    朱佑樘想了想,若有所思,道:“她的心情似乎不好,罢了,不必管他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抬眸看了朱佑樘一眼,道:“陛下眉宇不展,是有什么心事吗?”

    朱佑樘含笑,给张皇后掖了掖被子,从榻沿上站起来,慢吞吞地道:“朕在想那个柳乘风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皇后不禁失笑,道:“这一次多亏了他,若不是他,本宫只怕要有xìng命之忧了,这个倒是个能干的人。”

    朱佑樘却是笑着摇头,走到那宫灯前,看到宫纱罩子里火光跳跃,散发出淡红的光线,让朱佑樘的脸sè多了几分红晕。朱佑樘深吸了口气,道:“这就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你道那什么清风报的文章是谁写的?”

    张皇后一副不解状。

    朱佑樘道:“正是他写的,这篇文章是逼着朕赦他无罪,朕明知道这是他的诡计,却无可奈何……”朱佑樘不由哂然一笑,自嘲地道:“所以朕看不透他。这个人胆大妄为,却又精通医术,治好了朕的顽疾;与太子相处得也极好,比如太子这些时日是长大了不少,学问也长进了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不禁惊讶道:“他就不怕陛下和本宫治罪吗?”

    朱佑樘莞尔一笑道:“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,他胆大,却也聪明。朕的xìng子多半已经被他mō透了,朕一向不以言治罪,也不嗜杀戮,就算猜出了他的诡计,却还得维护着他,因为他那篇文章已经将他和皇后连在了一起,逼得朕不得不袒护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朱佑樘微微一笑,继续道:“若是李学士或是宁王这样的人使出这些诡计倒也罢了,可是偏偏,使出这手段的却是一个少年,这个人心里在想着什么,朕却没有猜透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文章原来竟是柳乘风用去自保之用,张皇后反而松了口气,若是这文章乃是士人的想法才是她最紧张的,这一次虽然受了惊吓,总算化险为夷,张皇后xìng子敦厚,也即释然,随即道:“陛下,本宫问你,那柳乘风到底有没有罪?”

    朱佑樘道:“自然无罪,这一次民变已经彻查清楚,是幕后有人挑拨,意有所指,若不是他及时弹压,只怕事情会变得更坏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嫣然一笑,道:“这就是说他有功了?”

    朱佑樘没有否认,也没有承认,有些事就是这样,有功,也绝不能大张旗鼓地去宣扬,所以就算是朱佑樘在盛怒之下,也只是给柳乘风一个功过相抵,因为这件事毕竟流了血,柳乘风做事的目的没有任何指摘之处,可是手段未免血腥。

    张皇后吁了口气,道:“明明是有功之臣,陛下和朝廷百官却要加罪,却是要依靠着诽谤本宫才能自保,这样的人也是怪可怜的。陛下只怪他诡计多端,却没有想到若是没有这文章,大明朝的功臣只怕要罪无可赦了。”

    朱佑樘听了,脸上生出几许惭sè,若不是张皇后提醒,倒是他这做皇帝的先不喵厚道了,若是当时哪怕声援一句,又何至于到这个地步?

    朱佑樘吁了口气,道:“皇后说的对,说起来也是朕有错在先。”

    能说出这番话的皇帝,从古至今,也只有朱佑樘了。朱佑樘这个人与其他人不同,自幼的经历让他对许多事抱着一种淡然的态度,可以想象,连郑贵妃这样杀母之仇的人,他都可以原谅,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,也可见他的xiōng襟。

    朱佑樘莞尔一笑,食指轻轻地搭在黑楠木的灯架上,慢悠悠地道:“不过柳乘风终究还是个有趣之人,朕这么大的时候就不如他这样洒脱,那时候……”朱佑樘负着手,微微凝眉,似乎在拾回久远的回忆碎片,慢吞吞地道:“那时候,朕见了人,总是唯唯诺诺的,尤其是面对父皇和郑贵妃的时候,心肝儿都要吓得跳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嫣然一笑,二人有过相当长的一段记忆似乎都与朱佑樘和郑贵妃的记忆有关,那种患难的日子除了战战兢兢,更多的还有那相濡与共的柔情。张皇后的目光中掠过一丝难掩的光泽,幽幽道:“若是陛下那时候过于张扬,只怕就没有你我夫妻今日了,这是因为郑太妃心xiōng狭隘,睚眦必报,所以陛下不得不如履薄冰。可是柳乘风能张扬,却是因为陛下心xiōng广阔的缘故,否则以柳乘风的智慧岂敢这般造次?他是料准了陛下是好人呢。”

    朱佑樘失笑道:“你这样一说,倒像是柳乘风拍了朕的一记马屁一样。”他徐徐走到榻前去,牵住张皇后的手,深望着张皇后道:“方才真是吓煞了朕,现在见皇后凤体刚健,便想到了从前那些苦尽甘来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的柔情还未太久,远处的亭榭里,琴音又变得高昂,杀伐之气磅礴而出,宛若千军万马奔腾。朱佑樘不禁摇头,道:“这个女儿,却为何有大丈夫的气概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幽怨地瞥了朱佑樘一眼,嗔怒道:“这怪得谁来?只怪陛下太放纵了。”

    朱佑樘想了想,不禁莞尔一笑,道:“好吧,都是朕的错。对了,再过几日便是皇后的诞日,是不是要好好操办一下?”

    能记得老婆生日的皇帝,只怕从古至今也未必有几个,张皇后不禁笑道:“操办什么?惊动了旁人反而不好,倒不如陛下与臣妾在宫里叫了厚照和朵朵一起来,随意用一次膳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朱佑樘摇头道:“若是往年,你要这样,朕也依了你,可是柳乘风弄出这么一篇文章,却是再不能草率了。朕要让天下人看看国母是如何母仪天下的。你不必再说什么,这件事朕来操办,只是到时候请一些人入宫来贺寿,人选方面都依着你就是,你拟出个名单来,朕叫人下金册去请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无奈,只好应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鸿胪寺又恢复了冷清,藩王们纷纷别了圣驾,各回藩地,那些奴仆随扈自然也一并带走。鸿胪寺的差役们也总算是闲了下来,不少人趁着这空当纷纷告假。

    天气已是转凉,尤其是这北京城,秋风一吹,这街道已是冒着丝丝的干冷了。

    宁王父子是从南昌来的,一时受不了这北京城的天气,所以都套了一个金丝袄子,又叫人在房里生了炭火,似乎还嫌不够暖和,便叫人把门窗都关紧了。

    碳盆里炙热的炭火发出金黄的光晕,带着丝丝热气,四壁悬挂的灯笼也将这屋子照的通亮。

    原本按道理,他们早该在几日前就返程就藩,只是因为殿上的事,二人都受了伤,这伤虽说早就调理好了,可是宫中体恤,特地下了圣旨来,准许他们在京城多驻留几日,他们父子二人倒也一点不客气,也就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京城和藩地的区别实在太大,多待一日,父子两个就越显得火气重。再加上紫禁城里受辱的事,尤其是朱宸濠的心情,已是越发的暴躁了。

    今儿一早的时候,就因为一个shì从行礼迟了,被朱宸濠足足打了三十鞭子,朱宸濠面sè冷峻,此刻坐在这屋子里看着自己的父王发呆。

    而宁王朱觐钧此刻却是半张半眯着眼睛,淡淡地道:“宸濠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朱宸濠犹豫片刻,恨恨地道:“原以为柳乘风这一次必定死无葬身,谁知道这样还能让他走脱。父王,你一向说这京城里头有三个人非忌惮不可,这第一个是皇帝,第二个是内阁学士李东阳,第三个是秉笔太监萧敬,可是儿臣看来,那萧敬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原以为有他出马,还可以省了我们的事,谁知柳乘风却又是活蹦乱跳地从宫里出来。”

    朱觐钧捋须含笑道:“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。这不是萧公公手段平庸,实在是柳乘风的运气好了一些,你不必愤愤不平,要做大喵事的人又怎么能只记得这些小过节?以为父看来,这一次为父虽是颜面丧尽,却也并非没有得到好处,至少……现在的局面就对我们有利。”

    朱宸濠原本还能表现出宗室的气度,听了朱觐钧的话,不由道:“这还有利?父王,咱们来到京城时是何等的风光?平时和咱们关系好的大臣,哪个不是接二连三的来拜访?现在咱们在宫里挨了打,连这些人都不见了踪影,冷冷清清,门可罗雀,经营了这么久,原以为京师已经有了自己人,谁知道全是一群趋炎附势之徒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