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醉饮江山_ 第二章 铁剑昨夜匣中鸣-

时间:2020-12-17 20:3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烦局神游小说醉饮江山 第二章 铁剑昨夜匣中鸣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手中紧紧攥着那张无用的纸条,李凰来忍不住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大盗兰舟子,近两三年来在沿海一带名号传得风生水起,据传他有一支以兰巾为帆的船队,在海上横行霸道,无数往来商船只要看见江面上那一抹兰色,便会立刻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而兰舟子这个人自身,亦是绝无仅有的轻功好手,仿佛便是为了偷盗而生。无数富商巨贾,无论采取多严密的防范手段,他们的传家宝也都被他轻易取走,此人更是连相貌也不曾被记住过。虽然不知武功如何,但光是这份举世无双的偷盗功夫,便可说是令黑白两道都忌惮不已之人。

    饶是李凰来将图纸重重保护,自进入江宁以来一直低调行事,却仍然不免被这位大盗盯上。更匪夷所思的是,兰舟子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地就破解了这木筒上的孔明锁。要知道,从他离开客栈去与段桃鲤见面,到回来为止,前后也不过只有一个多时辰而已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段桃鲤仍然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是觉得李凰来这举动十分反常,不由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凰来面色惨白得可怕,嘴唇发抖,仍是坚持着说道:“图纸……被盗了。”

    段桃鲤瞪大了眼睛。兵械库图纸价值连城,李凰来对之有多上心,段桃鲤也是看在眼里的。任何强行从木筒中取出图纸的行为都会将其毁坏,而若想要用正常手段打开那孔明锁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太可能吧?”段桃鲤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李凰来把纸条递给她,可自己的手已经难以维持稳定,不住地颤抖。“兰舟子。这个盗徒!他已经到了江宁,想必是早就盯上我手中的图纸了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初到江宁不久,但一直关注着江湖动向的段桃鲤也是知道兰舟子之名的。听到是他盗走了图纸,段桃鲤也有些惊讶:“他要图纸做什么?现在江湖上应该没人知道这件事啊?”

    李凰来神色凝重,叹道:“有些事情,想瞒也是瞒不住的。既然我知道了江宁藏有兵械库,那么兰舟子知道,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看着李凰来如此失魂落魄,段桃鲤也有些于心不忍,试图出言安慰道:“此事也并非全无转圜余地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下头就传来一声轰然巨响,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客栈的隔音极好,能有如此响声,那一楼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。二人对视一眼,匆匆下楼,李凰来临走时仍不忘将房门锁紧。

    走到楼梯口一看,果不其然,二楼已有一大片栏杆被破坏,地板也塌陷下去,两间雅间的素锦屏风消失在滚滚尘灰之中。一楼的看客们大都仰起了脖子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原本供人演出助兴的一楼台子正中,有一位虬髯刀客,执刀而立,冷意凛然。

    二楼尘雾之中,又传来一声砰然巨响,一个灰色人影猛然弹了出来,手中凤箫长剑寒光闪动,迎面杀向那虬髯刀客。

    虬髯刀客冷哼一声,右脚猛踏地面,扬起手中宝刀,以雷霆之势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灰衣人轻功绝尘,瞬息之间就已抵达台上,手中长剑毫不留情,招招直指刀客死穴,那刀客却不为所动,刀光一闪,便轻而易举地将灰衣人的剑招连连破去。

    一时金铁交击,刀兵长鸣,铛铛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一看便知两人这是生死相搏,彼此都用出看家功夫,过招拆招繁复不停,眼中更是迸现出慑人决意。

    虬髯刀客技艺纯熟,刀势迅猛凌厉,那执剑的灰衣人往往被迫格挡,似乎暂且落于下风。但只消虬髯刀客的攻势有丝毫减缓,灰衣剑客便又会立刻掀起猛烈的反扑,手中长剑以一只短凤箫点缀,频频向虬髯刀客守御的薄弱处递去,剑势凛然。

    酒楼里闹出这场大乱,客人们哪里还有继续吃饭的心思,都伸长了脖子,直勾勾地盯着这场顶尖高手的生死相较。一开始还有不少人指指点点,交换意见,但慢慢的,声音小了下去,到后来,竟是连耳语声也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酒楼,只剩下两名侠客彼此攻伐的赫赫风声,刀剑相交的清冽鸣响。

    二人互不退让,在戏台之上恣意挥洒平生所学,转眼已互相拆去二百余招,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而台下的看客们,也被二人的决意打动,渐渐忘了被打扰的不悦,集体保持着默契的静谧,凝神旁观着戏台上的对决。

    这可是在别的地方千金难求的顶尖高手生死对决,今天喝顿花酒的功夫就能见着,视野还开阔得很,真是多看一眼都是赚着的!

    一大片仰着脖子的人当中,段桃鲤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。他肩披白袍,头戴斗笠,一直低着头,默默吃着面前的一盘炒竹笋。对于戏台之上的高手对决,更是连一眼都没看。

    段桃鲤觉得有些奇怪,更是隐约产生了种不同寻常的感觉。她绕着二楼的回廊走了几步,李凰来见状,以为她是要换个角度观战,体贴地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绕到那白衣人背后,段桃鲤远远看见他身边放着的那个暗红色匣子,心里的猜测立刻就落了实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人到江宁来做什么?

    段桃鲤心中疑虑不已。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戏台上的两人终于还是分出了胜负。

    灰衣剑客显然修习的是内门功法,招招都往对方命门戳去,意图以此打乱对方气机循环,再伺机递剑消耗、而虬髯刀客却是一路大开大阖,令人震惊的是刚猛的刀法居然能滴水不漏地防下对方的进攻。步步紧逼下来,终究还是灰衣剑客略输一筹,向后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“阁下技不如人,把命留下吧!”虬髯刀客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足踏尘嚣,刹那之间欺近两尺距离,剑客见状不妙,收剑向他劈砍而来,孰料虬髯刀客竟是侧身弹指挡下此剑,同时长刀在空中一转,径直捅进了灰衣剑客的胸口。

    满座寂静,半数人震惊地张大了嘴,脸色灰白,半数人则有意犹未尽之感。

    鲜血从胸膛中汩汩涌出,凤箫长剑则径直坠落于地。灰衣剑客死死盯着虬髯刀客,嘶声道:“段狩天,你……会有报应的……”

    段狩天一言不发,抽刀而出。

    噗地一声,灰衣剑客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段狩天吹去刀上血迹,冷冷收刀入鞘,不以为意道:“报应?我这身躯,早就承了无数报应。”

    戏台上的灰衣剑客不再回答,早已气绝而亡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、众目睽睽之下持刀杀人,这里毕竟不是边陲小镇,这男子如此动作,想必也难逃责罚。

    孰料男子并无逃走的想法,而是径直走下台子来。他目光随意扫过的地方,看客们大都身子一抖,忙不迭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段狩天并不在乎,从一张张桌子之中穿过,坐在了那白袍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白袍人仍旧不动声色地吃着菜。一盘炒竹笋,此时已经快要见底。

    段狩天淡淡道:“料理完了,接着喝酒。”

    白袍人微微将头向上抬起一寸,露出斗笠下头一双漆黑眸子,懒懒道:“刚才酣斗时,二楼雅间里头已有几位公子从后厨走了。以他们的行径,此时必然已将这里发生的持械斗殴之事禀报给了府衙。你若不走,半柱香之内这里就会被重重包围,插翅难逃。”

    段狩天冷哼一声,悍然拔刀而出,身上气势骤然升腾。周围几桌的人刹那间吓得噤若寒蝉,偶有几个想跑的,甚至一下子腿软地又坐倒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段狩天拎着刀,轻描淡写地以刀身从桌子上挑起了一壶酒,遥遥递到白袍人面前。

    段狩天淡淡道:“要么喝,要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见胡不喜!”

    白袍人笑道:“酒,我是不会喝的。胡不喜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在哪,你若是垂涎我这把佳人斩,倒是可以直接给你。”

    在白袍遮掩之下,他腰间佩着的一柄猩红短刃,正是当今江湖之上千金难购的名刀佳人斩。

    有传言胡不喜自柳叶山庄击败吕全策,夺走这柄佳人斩之后便逍遥江湖,中原各大帮派,几乎都派出人手,全力打探此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却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如何,竟被段狩天在此遇到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佳人斩作甚?段某平生所求,不过一战而已。”段狩天毅然道,“胡不喜是当今刀道魁首,便是我此生至敌。不与他决一死战,段某一生难安。”

    “巧了,不与某人决一死战,我也是一生难安。”白袍人站起身子,迎着段狩天的刀刃,众目睽睽之下,缓缓摘下了斗笠。

    段狩天眯起眼睛。他似乎曾在哪里见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在他那所向披靡的刀锋前方,站着个比他略矮一头的居士,一袭白色缁衣,眉眼淡然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实在不肯放过这个机会,那我便代替胡不喜,与你打一场吧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身旁暗红剑匣便猛然震颤,一圈汹涌剑意,刹那间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段狩天眼底浮现出震惊之色,刀尖的酒壶砰然炸裂。

    满坐寂然。

    二人目光对视,段狩天全身肌肉如水纹般涌动。

    赵无安如是呢喃。

    “铁剑昨夜匣中鸣,我以我意开浊清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